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仑人流多少价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21:05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仑人流多少价钱,余姚微创人流,北仑妇科做人流医院,象山那家医院打胎好,余姚的妇科医院做人流,北仑哪个无痛人流,余姚好点的人流要多少钱

原标题:最会演戏的男人拍拍屁股走了,我们望着他的背影叹一声舍不得

“电影是个白日梦,而我从小就渴盼着成为梦中人。等到真正开始‘做梦’,才发现这是件很累的事。”


丹尼尔·戴-刘易斯(Daniel Day-Lewis)三夺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。


这是什么概念?凭借《费城故事》和《阿甘正传》,汤姆·汉克斯曾经连庄影帝,史宾塞·屈赛、弗雷德里克·马区、贾利·古柏、马龙·白兰度、达斯汀·霍夫曼、杰克·尼科尔森、西恩·潘也都拿过两次奥斯卡最佳男主角。但是,自1928年该奖项设立以来,三度问鼎影帝的男演员,只有戴-刘易斯一人。

而这个男人,在2017年6月21日宣布息影。

作为方法派的坚定支持者,戴-刘易斯坚持在镜前幕后都保持所演角色的精神状态。


《纽约黑帮》

他演先天脑瘫的爱尔兰作家克里斯蒂·布朗时,坚持让大家把他当成布朗,吃饭要喂,不时抽搐痉挛流口水,甚至坐轮椅越过障碍物时,不小心摔坏了两根肋骨。他用几个月时间锻炼左脚的灵活度,最后有了媲美布朗本人的左脚作画实力。

他演二十世纪初的石油大亨时,花两年时间学习20世纪加利福尼亚矿业史,学挖石油,学淘金者使用的工具,在荒野上搭帐篷长住。


《纯真年代》

他演林肯时,阅读了一百多本关于林肯的书籍,去林肯生活过的斯普林菲尔德听他的“伊利诺伊州”腔录音带,让人们改口叫他“总统先生”。他以林肯的思维和语调生活,以林肯的身份给“林肯夫人”发短信。

这三个角色,分别助他获得第62届、第80届、第85届奥斯卡影帝。

《我的左脚》为刘易斯赢得了第一座小金人

除了《我的左脚》、《血色将至》和《林肯》,那些与奥斯卡奖无关的作品同样得到了他“全力以赴”的对待。他在1988的《布拉格之恋》中熟练掌握了一门全新的外语——捷克语;在1992年的《最后的莫希干人》拍摄期间,扮演印第安人的他只吃自己猎到的食物;为演好1993年《因父之名》的囚徒角色,他减重27斤,还真去坐了牢;在拍摄1996年《激情年代》的过程中他全程不洗澡;为了1997年的《因爱之名》,他找前拳击世界冠军训练一年半,拳击水平达到职业级别的标准。


《血色将至》

戴-刘易斯并不孤单,从创立写实主义表演体系的康斯坦丁·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到被称为方法派演技集大成者的马龙·白兰度,都以这种表演方式,诠释着“演员的自我修养”。

戴-刘易斯的特别之处在于“痴”与“隐”。为了拍戏,他花很长时间准备,几个月走不出角色,一旦不拍戏,他就仿佛消失了,谁也没法找到他,他的私生活非常低调。


《林肯》


历数实力派男演员,大多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和标志性的演绎方式,能够将自身的魅力带到角色之中。而谈起戴-刘易斯,也许有些人会觉得他的形象并不鲜明,原因是他演的角色,完全抽离出戴-刘易斯本人,他演谁就是谁。不同角色之间差异性极大,甚至很难让人联想到这些角色是同一位演员所演。

这样的演戏方式,很容易让人精疲力竭。在四十余年的表演生涯中,戴-刘易斯只演过21部电影。


年轻的戴-刘易斯

同样是奥斯卡影帝,他在中国的名气远不如汤姆·汉克斯,同样是首部获奖影片,《我的左脚》也没有《费城故事》传播广,前者在豆瓣有八千余人评价,后者则有五万八千。这样的比较不公平也无必要,因为戴-刘易斯几乎没有出演过真正意义的商业大片。他挑选影片谨慎至极。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拒绝出演《指环王》的阿拉贡,还有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里的超人生父乔·艾尔。


28年前,戴-刘易斯就宣布不再出演舞台剧;90年代末,他半退休过一次,消失了5年,期间跑去意大利佛罗伦萨学制鞋;2013年演完《林肯》后,他又想休息五年,回爱尔兰威克洛郡的农场享受家庭生活。


《杰克和露丝的情歌》是刘易斯夫妇搭档的作品

息影消息没有让戴-刘易斯封神。他并非完人,在私人生活中,他因为抛弃怀孕的妻子——法国知名女演员伊莎贝尔·阿佳妮而和作家阿瑟·米勒的女儿瑞贝卡·米勒结婚而受到诟病。然而单从演戏来论,戴-刘易斯得到的是一边倒的赞誉,美国影评人罗杰·艾伯特看过《林肯》之后说,他就是林肯,他让林肯复活。史诗般晦涩的人物,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,轻松得像披上一件陪伴自己多年的外套。


《最后的莫西干人》

他的发言人莱斯里·达特表示,“戴-刘易斯将不再以演员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,他非常感激多年来合作过的伙伴和影迷们,这是一个私人的决定,今后他都不会对这个话题作出任何回应。”

60岁的戴-刘易斯离开影坛,一句话也没有交代,聊以慰藉的是,经过这么一出,今年年底上映的《幽冥端绪》提前半年便得到人们的关注,这部作品成了息影后他与影迷仅有的牵绊。据他身边人士透露,他会参与年底的电影宣传。这是戴-刘易斯和导演保罗·托马斯·安德森继2007年《血色将至》后的第二次合作,也是最后一次。

《血色将至》

在2013年的奥斯卡颁奖舞台上,戴-刘易斯说,“电影是个白日梦,而我从小就渴盼着成为梦中人。等到真正开始‘做梦’,才发现这是件很累的事。”可是,我有一个神奇的闹钟,每当我累到想停下来,它就会发出清脆的提示音,让我重新投入。这个闹钟,名叫激情。”

现在,不管“闹钟”还响不响,戴-刘易斯主动选择,不再“做梦”。

实习记者/高伊琛

编辑/翁倩 rwzkstar@163.com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华美妇女医院做彩超多少钱